龙de船人 新闻 受疫情影响,大量油轮和LNG运输船抛锚待泊、停航

受疫情影响,大量油轮和LNG运输船抛锚待泊、停航

作者:龙de船人| 发布时间: 2020-2-18 10:52| 查看数: 3867| 评论数: 0

由于目前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遭受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全球航运业目前已经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并且这样的影响随着疫情的持续或将进一步扩大。

早期迹象表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对大宗商品市场产生了影响,实际货物装运受到了影响,更多的油轮和LNG船舶开始出现长时间抛锚或暂时停运的状况。



VLCC排队情况严重

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受疫情的影响,中国对原油的需求出现急剧下降,导致更多的油轮船舶抛锚滞留在中国港口附近海域,也有更多的船舶或不得不改道前往其他亚洲国家。

主要国际能源预测机构预计,由于疫情爆发,本季度原油需求将出现10年来的首次下降。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也自年初以来下跌了15%。

根据金融数据机构“路孚特”(Refinitiv)编制的船只追踪和港口数据显示,2月分的前半个月,中国的原油和铁矿石进口水平远低于前几个月,也低于去年同月。

受疫情影响,中国的炼厂仅在两周内就将日产量削减了约150万桶,这导致了原油库存的积压。根据牛津能源研究所,山东炼油厂的开工率从12月的70%下跌至本月的不到50%。青岛港称,虽然业务运行正常,但原油库存的提取已经减缓。

需要明确的是,相关数据表明,卸货速度相当慢,而在中国港口等待卸货的船舶排队似乎比平时更长。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这导致许多可装载200多万桶原油超大型油轮(vlcc)无法在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码头青岛卸货。

另据彭博社方面提供的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2日,有2艘油轮在山东海面已停机至少20天,而正常情况下等待不超过5天。另外还有5艘船已经锚泊5-13天。这些油轮装载的是来自挪威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在2月的头12天中,有80艘载有9070万桶的油轮已卸货,日卸货量为758万桶。这比2019年2月的前12天每日888万桶有所下降,也低于1月的967万桶和12月的979万桶。

消息人士称,青岛所在的山东省的储油罐正迅速装满,随着独立炼油商大幅削减成品率,山东省的油罐接近去年6月的峰值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些船舶(货物)正被转移到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中国其他地区。

据路透社报道,一位中国炼油厂消息人士表示:“我们正在削减运力,但(原油)运输仍在进行中。”他补充称,该公司仍在探索各种选择,因为陆地储存有限,而且在船上储存成本高昂。



海上储油,贸易商也心疼

多位贸易和航运消息人士表示,由于储罐空间不足,促使贸易商不得不为原定于2月和3月抵达或卸载的货物找到其他“出路”。

当船只不能卸货时,租船人必须支付所谓的滞期费。而有些船舶是在此前市场较高时候定下的租约,滞期费高达9-10万美金,实际上知名航运经纪公司SSY一位经纪人向信德海事网透露,实际上“现在到港的船舶,多数在每天15万美元左右,因为当时租船的时候,大约在12月初到中旬,那时市场非常高,滞期费率也非常高。”这促使一些托运人试图将原油转移到运营成本更低的旧油轮上。

随着原油储存需求不断增加,近日有消息传出全球3大原油贸易商正寻求雇用超级油轮,计划将原油储存在海上。

综合媒体报导,有知情人士透露,全球3大原油贸易商Vitol SA、荷兰皇家壳牌(RoyalDutch Shell Plc)和LitascoSA为应对因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导致原油出现供应过剩的问题,正寻求雇用以储存为目的超级油轮。

但即便如此,从账面上看起来并不赚钱,并称在海上储油通常比陆地更昂贵。据船舶经纪人透露,租用1艘VLCC,每天的费用约为30000至33000美元。

但上述SSY经纪人向信德海事网表示,“虽然对租船人/贸易商来说看起来并不划算但对船东来说是可称得上好事。因为目前现货租船,TCE只有每天1.5-2.5万美元,但如果船舶在遇上压港,滞期部分还可收到上述的每天15万美元左右!”

另据路透报道,中国化工已将部分原计划抵达中国的原油货物转移至马来西亚附近的浮式仓库。另有知情人士表示,石油贸易商于上周周在韩国签署了新的原油储库租约,这是距离青岛最近的储藏选择。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原本驶往中国的两艘超级油轮——Universal Winner 和egean Dream——已经转向新加坡海峡。

一艘名为IOANNA的VLCC可能是由于指令的不断变换,在中国附近海域来回兜圈。如下:






大量LNG船舶停航

同样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作为运载另一种大宗商品——液化天然气LNG的LNG运输床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

有消息显示,作为卡塔尔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国之一。目前,至少有12艘液化天然气船闲置在卡塔尔海岸外。

根据彭博社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些船舶分别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韩国、日本以及波兰等地卸货后返回卡塔尔的。其中一些船舶从上周开始就处于锚泊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一艘名为AL HAMLA的LNG船于2月1日靠泊码头后,2月2日转移到锚地,从其吃水信息——11.2米来看该轮应该装载了一些货物。


另一艘名为SIMAISMA的LNG船也是类似的情况。该轮2月16日靠港后,近日出港锚泊于锚地。

另一艘名为Al Dafna的LNG船舶,其AIS信息虽然显示目的地为远东FAREAST,但据船讯网为信德海事网提供的该轮的船位信息显示,该轮目前已抵达苏伊士运河,看样子是准备去欧洲。


在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跌至创纪录低点之后,原本在正常情况下会很繁忙的装船业务开始出现延迟。

受该新冠疫情的影响,Wood Mackenzie Ltd.、IHS Markit Ltd.和Rystad Energy等咨询公司的分析师都下调了对中国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的预期。要知道,在这之前,因为较为温暖的暖冬天气和加剧的全球燃料供应过剩,上述咨询公司此前已经下调过预期。



来源:信德海事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闻

小黑屋||关于我们(mail@imarine.cn)|免责条款||龙de船人 ( 五分快三-1 )

GMT+8, 2020-4-9 00:07

Powered by Imarine

Copyright © 2006-2020, 龙de船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